《二十不惑2》开机,原班人马只剩2人,关本周五公映

2021-11-26 09:04:13 文章来源:网络

引子:今日《二十不惑2》正式开机,主演关晓彤、卜冠今、徐梦洁、费启鸣、谢彬彬等人出席开机仪式,阵容可谓是非常豪华。第一季中主演是四个女孩,如今原班人马只剩2个,罗艳和董思怡不见了踪影。另外似乎所有的男主角们,也都换了。金世佳、牛骏峰、王安宇等人,都不见了踪影。

很显然第二季主要是围绕着关晓彤,展开职场和恋爱的故事。在开机仪式上,关晓彤戴着黑色鸭舌帽,黑色墨镜,还有黑色口罩,自己遮的严严实实。身上穿着一件扎染牛仔外套,下面是一件皮裤,不得不说关晓彤的腿是真长,裤子都让她穿成八分裤了。细细的脚踝露在外面,冷不冷啊。

关晓彤这一身装扮十分潮流,一点都不拉胯,果然漂亮的人,身材好的人穿什么都好看。这条皮裤如果放在我自己身上,肯定惨不忍睹。关晓彤一身酷炫装扮,手腕上却戴着一个粉丝的头绳,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工作人员给的。

《二十不惑》第一季讲的是四个女孩在大学的生活,从陌生到熟悉,四个女孩共同进步。在其他人遇到困难的时候,每个人都出来帮忙,让我们看到了朋友之间的友谊。《二十不惑2》讲述的就是她们离开学校,步入社会的故事了。社会和校园是完全不一样的,不仅会遇到不用的人,还会遇到不同的事。

如果第二季和第一季有联系的话,其他两个女生不可能不出现吧。如果没有她们身影的话,剧情是连不起来的,所以我猜她们肯定会友情客串一下,或者是开头说明一下。在开机之前,还有消息称鹿晗会进组客串关晓彤的男友,目的是为了帮助关晓彤顺利拿下“四位女主之首”,二来是为了让作品增加热度。

如今看来都是胡编乱造,一部好的作品,需要靠这些增加热度吗?还“四位女主之首”呢,现在连四个女主都没有,当什么首啊。每个人的二十岁,本身就是分为两个阶段的,一个是步入大学,一个是步入社会。所以《二十不惑2》的名字,没有一点毛病。

步入社会后,会有更多的选择,一个是找到喜欢的工作,挑战自己,另一个是迷茫徘徊在各个职场,甚至还有一个是结婚生子。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,既然有选择,就会有取舍,身边的朋友就会不断变化。原本亲密无间的四个人,各奔东西,久而久之不联系是正常的。

结语:相信在《二十不惑2》中,很多人都会产生共鸣,因为每个人都是从这个阶段走过来的,都经历过分离和崩溃。不用害怕,二十岁的我们还年轻,年轻就要拼搏,就要敢于接受改变。相信在关晓彤以及其他主演的演绎下,能呈现出一部让众多人产生共鸣的电视剧。就算原班人马无法回归,也没有任何影响,大家认为呢?欢迎在评论区留言、转发。

来源:严严聊八卦

八路军115师鲁南铁道大队——一个被导演杨枫重新打捞、精心打磨的名字。

11月19日,由华谊兄弟电影(青岛)有限公司、山东省电影局和中共青岛市委宣传部联合制作的电影《铁道英雄》即将公映,保留了铁道大队刺杀日寇、劫取物资、助力抗日大业的故事,以铁道棚户区、火车站、机修车间和货场为背景,突出铁道大队的工人背景、还原历史,甚至花重金1比1复原了日寇满铁军火火车,而片中工段长老洪(张涵予饰)、调度员老王(范伟饰)的角色更是从数百位铁道大队队员身上凝结、提炼而来。

导演杨枫(中)。

导演杨枫在接受专访时表示,《铁道英雄》是一部尊重史实的电影,“我们正视我们的历史,了解我们的历史,翻出来认真品味,才深知今天的幸福来之不易。铁道大队身上不畏生死的DNA,是一直存在于我们中国人身上的。”

处处有来历,细节需考证

1940-1945年间,日寇沿着津浦铁路进犯山东,以老洪、老王为代表的铁路工人、矿工组成铁道大队,搜集情报、刺杀敌寇、劫取军用物资,打击了日寇的气焰。《铁道英雄》对于导演杨枫来说,是一段根植于严肃考证、史实资料之上的传奇故事。

这支队伍真实的称呼是‘八路军115师鲁南铁道大队’。”从2016年开始,杨枫团队查阅了党史、史志,广邀津浦铁路专家和铁道英雄后人采访,为了还原抗日战争年代的火车,杨枫还特意到中国铁煤蒸汽机车博物馆考察当年的各种蒸汽机车。“津浦铁路由清政府向德国、英国借钱建设而成,北起天津,南至南京浦口,一千多公里的铁路贯通南北。由于清政府的借款没还上,所以交给德国、英国经营。影片中张涵予、范伟的服装完全根据当时留下来的历史资料还原,张涵予的大衣是德国的,皮鞋是英国的款式,都是修铁路的时候给中国工人发的。中国工人的大棉裤、毛衣都是一战时期的织法。”

日寇占领津浦铁路后,德、英势力退出。“通过这条铁路,日寇将掠夺的煤炭物资途经连云港运往日本,同时卸下来枪炮兵员和军用物资。”诞生于枣庄临城的铁道大队,也成为一支瓦解日军图谋的坚强力量。

杨枫认为,《铁道英雄》是第一部聚焦津浦铁路、聚焦侵华日军占领铁路线意义的电影,“这方面之前的电影没有做过普及,我们购买了大量的国外的电影胶片,包括德国、英国关于津浦铁路施工的16毫米胶片影像纪录,还有日军侵占连云港的影像。”

杨枫介绍,在电影里“老洪”“老王”的形象,是主创团队从几百个铁道队员里梳理出来、化身而成,“像是工段长老洪早年跟德国人学过手艺,他不识字,却能看懂图纸,就是跟德国人学的技能。也有的队员后人回忆,他的父辈好喝酒、懂日语,常年跟日本人接触,后来加入了铁道队,为战士们提供情报,准确得知日本火车里装了什么物资、通过哪些地方,铁道大队就在减速路段劫取军用物资、粮草药品,支援山里的115师战士,同时延缓敌人掠夺中国物资的效率。”

剧本照着演员写的

按照杨枫的构思,《铁道英雄》在剧本创作时就锁定了张涵予、范伟两位主演,“我对他们俩的表演风格和语言习惯都很了解。张涵予是属于老练沉稳的火车站机务段工段长形象,修火车是工作,天天带工人干活。

范伟是调度员,一个老光棍,喜欢喝二两酒,天天像醉猫,和气圆滑,最容易接近情报,从火车站站长和日寇都认识。他和张涵予一个软一个硬,人设差别非常明显。”

张涵予在采访中也表示,《铁道英雄》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,它是一部“真正的工人武装起来抗日的电影,同时带着谍战、隐蔽展现和敌人斗智斗勇的感觉。工人在铁道上武装抗日,这种形式目前是没有的,我跟导演沟通的时候就说‘火车是主角、铁道是主角,我觉得故事一定要紧密围绕着火车和铁道,把这个故事给展开。’”

而范伟对这部片子也用情颇深,他找了一个枣庄人把台词录了一遍,天天用枣庄话练习,片中“老王”唱的小调也是鲁南拉魂腔。

正如主创们的设想,《铁道英雄》突出了工业重镇的年代气氛,四处都是喷着黑烟的火车。电影里出现了七八种不同类型的火车,导演还复原了满铁株式会社的日军专列,“这种火车带着金色五星,是运送军火的满铁,我们一比一建造了一百多米的火车,内部架构和长度尺寸都是一比一还原。”

影片租赁了中国铁煤蒸汽机车博物馆多个类型的火车进行修复,“英国、德国、日本的火车都有,我们把它们放到老的铁路线上,为了拍摄我们跑到了漠河,哪个地方合适,我们就在哪里拍。”最终呈现的景象也达到了导演期望,“一个钢铁小镇的轮廓,机修车间里一车间人在修火车,连修火车的工具都是文物,洋货、洋胰子(肥皂)、洋服都是那个时候的,布料和劳工服也来自博物馆陈列,皮肤质感、阳光暴晒的色斑、冰天雪地的冻伤,指甲里的黑泥都真实的,真实才有代入感,我们尽量做到了极致。”

在《铁道英雄》的动作戏里,“劫火车”无疑是一个剧情高潮。杨枫表示:“我们设计了很多动作与道具,比如飞虎爪、怎么样蹿上火车、在奔驰的列车上如何行走、进去之后我们如何完成任务、怎么安炸药、怎么抢物资等。从情节上来说,比如这群人跟长了翅膀一样神气,又要让人看出这群人是常年在铁路沿线扒火车、以铁路为生的人,是一群经验丰富的老手。”

杨枫经过实际考证,还原了当年铁道英雄们的“飞虎抓”,“飞虎抓有两种,一种手持的,一种带绳索的。行驶中的火车车厢是无法攀爬的,所有门都被铅封封上,怎么凿开车门,怎么落脚,都要靠绳索飞虎抓。这两种飞虎抓在枣庄和济南博物馆里能看到,有照片,有真实工具,有的实物已经找不见了,在和铁道大队后人交流时我们了解一些讯息。”几代人以铁路为生,才有了对铁道了如指掌的英雄群像。

正视历史,还原英雄

如何还原铁道大队的英雄气概,《铁道英雄》有它自己的“性格”。

杨枫坦言,“真正的铁道队员虽然孔武有力、行动迅捷,但在战术、打法上处于下风。日寇都是天天摸枪的职业军人,装备精良。他们天天练习刺刀、搏击术和杀人术,我们的铁道工人对阵这些杀人机器时除了一身力气还有什么?必须斗智斗勇。

铁道队的暗杀武器是剪子骨,剪子骨是火车站用来划开麻袋大包的东西。包括他们用的道钉,是铁路上钉木头的用具。他们只有这种武器,没有枪炮的时候他们只能这么干革命。”

《铁道英雄》的故事风格凌厉残酷,也符合杨枫对战争的判断,“铁道大队最后的胜利是以命相搏换来的,真正的抗日战争就是以命相搏,战争是残酷的,没有那么乐观美好。”

在《铁道英雄》上映之前,刘德华献唱了片尾主题曲《又弹起心爱的土琵琶》,“一首歌,多悠长,传几代心膛,回声里,遥相望,英雄好儿郎”,歌词带着山东儿郎的热血情怀,这首MV也迅速成为视频平台爆款。《又弹起心爱的土琵琶》由王铮亮改编作曲,杨枫表示,“刘德华的声线很好,他给我们带来一个全新的诠释和新鲜感。这首歌的歌词是现代和过去的对话和碰撞,致敬远去的声音和情愫,向岁月致敬。”

作为青岛立项的重点电影,《铁道英雄》也是11月备受影迷关注的国产片力作。杨枫表示,“每个导演有他对战争的解读,我希望我的解读能让更多人认同。这里面有太多桥段,我没有刻意拔高,而是更平实、冷静、克制,避免情绪渲染。”

从2016年起,杨枫用五年时间打造了这部血火激情之作,“我们知道了历史的惨烈,知道了英雄们的不容易,对人性进行了深刻刻画,而最重要的是观众自己心里对铁道英雄、对时代、对战争有自己的理解。”

人物访谈

谭凯: 亓鲁像一头狮子

2021可谓青岛籍演员谭凯的爆发之年,年度热门剧集《扫黑风暴》里他饰演的“董区长”贡献了多个名场面,他主演的周梅森编剧作品《大博弈》于10月份在青岛杀青,他参演的《铁道英雄》也即将作为11月的重点电影上映。

谭凯在《铁道英雄》里饰演“鲁南铁道大队”队员亓鲁,作为队长“老洪”的得力助手,亓鲁跟弟弟亓顺(魏晨饰)都是技术工人出身,哥哥勇猛善战,弟弟枪技精湛。在接受采访时谭凯透露,亓鲁在片中是一个“沉默寡言又果敢勇猛”的角色,“我赋予了角色狮子的气质,狮子就是典型的‘人狠话不多’,面无表情,但是眼睛里透出一种杀气来。”

英雄群像,狮子气质

由于之前与导演杨枫合作过电影《红尘1945》,谭凯对导演凌厉的画面风格、精细的史料考证都颇为熟悉。“我跟导演可以说是知己,对电影的见解很有共鸣,每天都会沟通。”

杨枫根据鲁南铁道大队的英雄事迹重新创作了《铁道英雄》剧本,第一时间找到了谭凯加盟,“我对这个剧本也情有独钟,本身我就喜欢传奇性的英雄电影,《铁道英雄》像是《加里森敢死队》——六七个人在德占区解救人质,角色个性各异,而且是群戏。”杨枫在片中特意为谭凯创作了角色“亓鲁”,“看完角色我也觉得特别有意思,剧本里有智勇双全的队长张涵予,有年轻富有朝气的魏晨,也有沉稳缜密的俞灏明,我演的亓鲁沉默寡言又果敢勇猛,表面身份是个锻造工,打铁修零件的糙汉,这是我没有演过的角色,类似《水浒》里的李逵、《三国》里的张飞,跟我反差很大,我也好奇能演成什么样子。”

“亓鲁”谐音齐鲁,这个角色身上寄托着山东大汉的本色。

导演杨枫在采访中介绍,《铁道英雄》各位主演里谭凯每天的化妆时间最长,需要两三个小时。原来“亓鲁”是一个络腮胡大汉,谭凯进组时上一个戏刚杀青,要留大胡子需要花费半个月时间,因而需要粘一个假胡子,“我要一个特别逼真的假胡子,千万不能是古装戏里那种一眼假的、干干净净的大胡子,我希望是偏点灰白,甚至带点卷的胡子。我的头发又黑又亮,跟胡子不是一种质感,所以又要给我一个假头套,这样头发跟胡子是一个整体。我们的化妆师特别棒,每天要粘胡子粘头套,而且是短发头套难度更大,要做脏做旧,做出肌理和斑点,最终‘亓鲁’的形象几乎看不出是我。”

如此精细的功夫,为的是内外塑造角色,谭凯表示,“人物需要从外往内找,先从外形上建立起人物自信 ,然后内在找人物性格,我习惯给角色找一点动物性。有人好动活泼,身上有‘猴子气体’;有人阴冷,比较狠,有‘狼气’;有人善良憨厚,牛一样、马一样的个性。我给亓鲁找了狮子的气质,人狠话不多,面无表情,但是眼睛里透出一种杀气来。狮子喘息很大,呼吸很重,带着体量的压迫感。我让亓鲁说话带着喘息,赋予狮子的特质,对待日寇时特别勇猛,不带一丝一毫的怜悯;对待兄弟时又像大哥一样饱含感情。”

真入戏,真动情

作为一部致敬抗日英雄的电影,《铁道英雄》汇聚了一群演技精湛的实力派。“老洪”张涵予智勇双全,“老王”范伟练达坚韧,俞灏明、魏晨、周也的角色也各有特性。

谭凯表示,“演员最大的幸福,就是和一群都是专业的演员朋友合作,这是人生一大快事,就像是搭建木屋,三四个搭档都是好朋友,再苦再累你都觉很开心。”片中他与张涵予有大量的对手戏,两人早在2004年就有过合作,配合默契,“张涵予已经在电影领域取得这么高的成就,但是人依然本色、友善、幽默,极其宽容也非常照顾晚辈,真是一个好大哥。”谭凯透露,张涵予片中常冒出金句,即兴表演尤其精彩,期待影迷在银幕上发掘他不同于以往的表演火花。两人在片中战斗戏里有一场突围的戏份,也是剧情最动人的一幕,“那场戏我们真的很动情,真的入戏了。”

与观众熟知的“铁道游击队”的故事不同,《铁道英雄》塑造了抗日铁路工人的英雄群像,严格考证了当年的火车构造、工人的生活状态,把发生在山东小城的故事拍得紧张、凌厉,火花四射。

在谭凯看来,《铁道英雄》的结构有点像是西部片:一个小镇,很封闭的地方,正邪两帮人交锋,因而这部电影不止是硬派动作片,更是英雄主义的精品。

“电影就是电影,它是复杂的,不是一两个字能概括的。《铁道英雄》是一个英雄主义的电影,动作是它的一部分,观众不止是看动作、看战斗场面,真正打动影迷的是情,兄弟情、战友情、对国家民族的大爱,对敌人的恨。”谭凯表示,“《铁道英雄》的节奏、镜头比较凌厉,画风比较英朗,演员也不拖泥带水,台词简练。站在观众角度来看,这是一部男性荷尔蒙爆棚的英雄主义电影,就是为了向这些在民族危难之际慷慨付出、舍生取义的勇士们致敬。”

来源:青岛发布

上一篇:学日系穿搭:用简单的“长裤”塑造通勤风穿这身材太瘦了吧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张掖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