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独行月球》*房破16亿 郝瀚演金刚鼠全程不露脸

2022-08-06 06:26:42 文章来源:网络

本文转自:国际在线

今日,由张吃鱼执导,沈腾、马丽领衔主演的开心麻花科幻喜剧《独行月球》,累计**房已经突破16亿,凭借有笑有泪的故事,该片在淘****和**眼**评分高达9.5和9.3分。在电影《独行月球》中,一只和沈腾相同命运被落月球、专注“吃饭**揍沈腾”的金刚鼠刚子让许多观众颇为惊喜,更让人惊喜的是,刚子竟然是真人演员郝瀚饰演的。在今日**光的“一袋宗师”制作特辑中,饰演刚子的演员郝瀚全程不露脸,但仍努力诠释角色,为了研究袋鼠提前一年搬到动物园旁边去住,提前进组进行专业动作和体能训练,瘦了近30斤。此前的路演活动现场,郝瀚的拍摄幕后感染了现场所有观众,也让沈腾马丽一度感动落泪。

即使不露脸,仍全力以赴

沈腾:为演好袋鼠刚子,郝瀚付出一年时间

电影《独行月球》上映后,金刚鼠刚子获得了超高人气。据悉,金刚鼠是根据真人动作捕捉和特效结合完成的,饰演金刚鼠的是开心麻花演员郝瀚。特辑中,吊着威亚的郝瀚弓着腰**地模拟练习袋鼠的蹦跳动作,让自己越来越贴近一只真正的袋鼠。为还原袋鼠的形状,演员郝瀚需要先穿七八件的衣服,将袋鼠的轮廓和体型先称出来,再穿袋鼠宇航服,负重50斤的宇航服,还要全程保持着袋鼠蹦跳的动作,经常累到满头大汗。**青时,沈腾特意将自己手中的鲜花也全都送给了郝瀚,发自内心地感谢郝瀚这一年的努力付出。

郝瀚留下“袋鼠后遗症”

沈腾和刚子分别戏,郝瀚情不自禁落泪

不仅做到外表上的形似,袋鼠的行为神态也逐渐成为了演员郝瀚的本能反应,在戏中会尽力还原袋鼠的每一处细节,在戏外也留下了袋鼠表演后遗症,一直保持着袋鼠的形态,会下意识地像袋鼠一样眯眼睛,习惯**地将两只手弓着放在胸前,行为流畅又自然。连沈腾在片场也“抱歉”表示:这么长时间一直把你当袋鼠了。张吃鱼导演也说道,对于袋鼠的了解,郝瀚现在比许多人都要透彻得多。很多时候,关于袋鼠的表演都会听取郝瀚的意见。

特辑中,郝瀚坦言在饰演金刚鼠的限制和束缚也很多,比如金刚鼠没有台词,就会需要靠一些肢体表现和微表情来弥补情绪。电影中,独孤月和金刚鼠分别的情节,让不少观众感动落泪。特辑中,饰演金刚鼠的郝瀚在监视器外回看这场戏时,也情不自禁地落泪。在他看来,独孤月和金刚鼠是世间**纯真的友谊和伙伴。视效总监魏明表示,特效做得成功与否,离不开一个真正的好演员在现场,打非常坚实的地基。

本文转自:中工网

工人日报—中工网记者 陈俊宇

年少时青梅竹马的一小**人,他们先后走出栖镇,此后各经人事,风筝的那根线仿佛要断,却又没有断……多年以后,看似繁华不再的江南古镇,再次成为昔日发小们的人生舞台。一场场**礼与葬礼,一次次聚散离合之间,社会万象奔涌而来,亦可谓“往事成心事,流年似他年”。

盛夏,人们不禁为《鹊桥仙》这部长篇清凉和浓郁的江南风**所惊艳,它**初发表于《收获长篇小说2021春卷》时,近17万字的篇幅仿若意犹未尽,曾有读者在微**留言“萧耳的《鹊桥仙》,总让我想起《繁花》,可能是因为方言,一**发小的故事,贯穿好多年,倒是勾起了很多关于少年时代的回忆……”22万字单行本的问世,增加了耐人回味的细致情愫,被金宇澄誉为“给读者打开一幅**准的江南重**图”,此**括徐则臣、路内、金仁顺等在内的多位名家认可。

徐则臣说起:“几年前萧耳和我说过她的运河生活和小说。聊运河时我就羡慕,她比我更切近也更长**地生活在运河边,有一肚子运河掌故,运河在她的表述里活色生香。现在,《鹊桥仙》来了,读后不仅羡慕,简直要嫉妒了。运河在她的小说里,水溶于水般地弥漫于小说,自然且丰沛地流进了人物的命运和历史变迁。《鹊桥仙》里的运河,是一条日常的运河、细节的运河、现实的运河,也是与人、情、意有机统一的运河。”《鹊桥仙》的故事,让运河的叙述多了一个江南角度,连这位凭借《北上》斩获“茅盾文学奖”的作家也不禁叹服——唯举目四顾时能大水汤汤、举手投足间可水汽氤氲如萧耳者,才可以理直气**地被誉为“运河之子”吧。

《鹊桥仙》的故事,来自萧耳的故乡——塘栖,这座运河边的古镇曾是一座名副其实的“大码头”,只要聪明能干的人,就有发**机会;流经门前小河的水汇入浩浩荡荡的洛舍漾,“漾”跟海一样**波浩渺,流进太湖,再流过去,就是吴兴地界……也许隔壁的那位少年,就是坐着**班航船,**终离开小镇,即使他仗剑天涯,不惑之年再度返乡,梦里思念的依然是一道“细沙羊尾”,豆沙、猪板油、鸡蛋清、糯米粉……这道****的江南甜点,品尝过后,让人****难以忘怀。

金宇澄这样说道:“萧耳笔下的江南小镇,位于我故乡黎里镇之南,不记得是否坐船经过,但显然我听懂了吴越腔调的悲喜,看见那些儿**的细致脸庞,感到了梦里的水岸惊涛。运河文明在流动中无数次‘荡发荡发’,承载命运之舟的远离与返航,这是《鹊桥仙》不变的动词……”

在长长斯远的江南,人们依然可以选择“荡发荡发”的年华。

萧耳是江南**子,生于运河边、长于运河边,甚至出门求学也离不开大运河的滋**,在她的笔下,江南文明的底色就存在“栖镇”这样的江南古镇,无论盛衰与荣辱,它始终还在那里,存一息之脉相。萧耳这样解释了书名的由来:这个书名,是想破脑袋后得来的,《收获》编辑吴越灵感所至,取的是“鹊”“桥”“仙”三个单字的意思——鹊,是飞鸟的状态;桥,是连接,所有的连接;仙,是“荡发荡发”的江南小镇处世哲学。

生命是自由,是连接,是在历尽繁华之后的归去来兮。

上一篇:曲阜市息陬镇北元疃村全面深化文明家庭创建活动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张掖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