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水俣病到福岛核泄漏,东京电力眼里只有利哥劫杀中国留学生嫌犯被裁定不得保释

2021-11-26 00:04:35 文章来源:网络

11月22日,东京电力公司发布了核辐射对福岛居民影响的报告。

报告评估程,在福岛县受到核辐射的最高的居民,年辐射量最多为0.00031毫希,远低于普通人上限的1毫希。

这份报告随即受到了严重的质疑,相当一部分居民认为:“没有人信任东京电力公司,希望能够第三方站出来,出具可信的评估。”

可以说,日本民众对东京电力公司和日本政府在处理福岛核电的问题上,已经陷入了一场严重的信任危机。

时至今日,东京电力公司和日本政府如何败光了日本民众乃至国际社会的信任,日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,这还要许多年前一场恶性环境污染事件说起。

日本熊本县水俣镇是一个水产资源十分丰富的地方,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优质渔场。在这个小城的西面海有一个名字很特别的小海湾:不知火海。不知火是一种自然现象,就和海市蜃楼一样,海面看起来就像燃起了熊熊大火一样。就是这样一个风景秀丽,资源丰富的城市,却在上个世纪50年代迎来了一场“人为”的浩劫。

一开始,以捕鱼为生的渔民发现有越来越多的鱼类,海鸟纷纷死去,直到后来这里的猫做出了一系列一反常态的举动:步伐不稳,像是在跳舞,然后全身抽搐、麻痹,甚至跳海死去。人们以为这就是一种动物间的传染病。直到1956年,一个名叫田中静子的水俣镇女孩也出现了和猫咪一样的症状,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口齿不清,逐渐丧失了手脚行动的能力。最终,田中静子双目失明,救治无效后死亡。在她之后,陆续有1万多人患上了这种怪病。

原本平静安详的小镇被可怕的病魔所笼罩,而罪魁祸首是一家于1925年修建在水俣湾的一家氮肥厂。随着工业化的进程发展,1949年,这家工厂开始生产氯乙烯,并将未经过处理的污水直接排入河中,而氯乙烯在制造过程中要使用含汞的催化剂,这使排放的废水含有大量的汞。当汞在水中被水生物食用后,会转化成甲基汞。而甲基汞是一种种剧毒物质!因此,靠水吃水的水俣镇人自然而然地吃到的都是被污染的鱼虾。据日本政府统计,吃过这条河里的鱼虾的人总共有10万余人。1997年10月,由官方所认定的受害者高达12,615人。

这个病症也因此被称为水俣病,水俣病是无法彻底痊愈的,他们无法自理,重者患者面对的只有痛苦和死亡。并且水俣病有着极强的遗传性,即使孕妇病情较轻,她的孩子一定会是水俣症患者。靠捕鱼为生的居民也因此失去了生活来源。直到现在,水俣病的影响仍没有消除。

病魔的可怕令人痛心,而日本政府的所作所为却让人愤怒。在1956年,已经确认了这家氮肥公司的排污是病源,但意想不到的是,该公司不仅没有立马整顿,停止排放废水,而是肆无忌惮地继续排污了12年,直到1968年才停止。

现如今,水俣病仍在祸害日本民众,日本政府却全然忘记了历史的教训,一意孤行,在4月13日,在核事故的处理上简直不服任何国际责任:将一百多万吨的福岛核废水排入大海。

福岛核事故的确是受天灾影响,但也不能全怪地震海啸,如此巨大的事故背后又隐藏着哪些“人祸”呢?

早在事故发生前2008年,东京电力公司(也就是福岛核电站的运营公司)已获信息,福岛核电站有可能遭受最高可达约16米的海啸袭击,但公司上层对此毫不在意,他们的关注点是如何避免停止核电站运行。

所以,福岛核电站是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事故。

而福岛核电站救援却始终为金钱考虑,地方政府、中央政府与东电在分秒必争的关头开始相互推诿。

海啸过后,福岛核电站一号机组情况陷入极端危机状态,海啸和地震造成蓄电池失能,反应堆冷却系统停止工作,这个时候只有两个办法:

第一,直接抽取海水灌进反应堆进行冷却,海水会导致反应堆报废,但却是眼下最安全的方法。

第二,等待后续救援车辆带来新的淡水进行降温,这有可能会保住反应堆。

东京电力公司选择了后者,显然,东电没有等来救援,人类却等来了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核电站反应堆爆炸,事情走向了无可挽回的地步。

在事后的发布会上,东电负责人将“表面功夫”做到了极致,鞠躬、道歉、深表愧疚,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答复。事故发生后十几天,才将福岛核事故定位了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同级的特大事故。

而当地居民因为没有得到正确的信息,并没有采取相关的防护措施,福岛县的农产品依然照常供给市场。而他们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核辐射所包围。

2012年,日本国会福岛核事故调查委员得出结论,由于监管体系存在问题,这起灾难“是政府、监管者和东京电力公司共同导致的”。

福岛县在核事故后为县内所有儿童实施了甲状腺检查。截至2018年2月,已诊断159人患癌,34人疑似患癌。

不仅数十万民众被迫远离家乡,很多野生动物因此基因突变。2020年,《科学报告》上的一篇文章指出,福岛野猪身上含有放射性元素“铯-134”和“铯-137”;其中“铯-137”的半衰期长达30年。

据2011年日本福岛发生核泄漏已经有10年的时间,可当前日本却仍然没能解决核事故后的灾民安置问题。

时至今日,福岛核电站在治理问题上也是漏洞重重,错误频发。

在后续救援中,最知名的事件莫过于“50死士”。

东京电力公司声称,派遣了50名英勇志愿者进入核电站内部,进入反应炉内徒手施工泄压。这一群人被东电包装为拯救人类的英雄,大肆宣扬。时任日本首相菅直人高度赞扬他们是“最英勇的人”。

英国《卫报》称赞说:“所有的核电从业人员和大众,都只能仰慕他们。”德国媒体则把他们称为“现代的四十七士”。西班牙政府还为他们颁发了“阿斯图里亚斯亲王奖”,消防员、警察和自卫队官等5人作为代表领了奖。

这些跟风起哄的外国媒体根本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谁,叫什么名字,甚至不知道“50死士”压根不是50个人。

事情在去年再度发生了反转,日本黑社会调查记者铃木智彦对此进行了长期跟踪,他在书中证实,福岛50死士根本不是东京电力公司的员工,甚至不具备任何电力工程方面的专业素养。

东京电力公司与当地黑社会勾结,东电承诺讲福岛核电站附近的土地以低价出售给黑帮,而黑帮则负责给东电找来一批不要命的人,这些人大多是欠债累累的赌徒,要么是深陷毒瘾的瘾君子。日本记者说,他以为进入福岛核电站需要一点专业技能,但黑帮有人告诉他:“谁来都可以。”

另外,说一个发生在今年9月的事情,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用于过滤核污染水的“多核素去除设备”中,25个过滤器中竟有24个发生破损。不仅如此,9月中旬以来,福岛核电站用于阻挡核污水的“冻土墙”出现异常升温,多处本应维持在零下的区域,温度都超过了0度,部分地区甚至超过了10度。

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于11月2日宣布,近一年来在福岛核电站周围水域进行的海洋监测中,一直错误地设定放射性物质的监测下限值。

以上只是今年以来福岛核电站的一小部分,面对这些严重的安全隐患,东电的反应却是一如既往的淡定,答复始终只有一句:“没有对外界造成影响”。

东电一直秉持的敷衍了事的作风让日本民众不禁发出了质疑,有人称:“东京电力公司值得相信吗?”

这还不算完,东京电力公司曾多次窜改核电站数据,1979年到1998年28次窜改反应堆蒸汽管流量计数据,长期隐瞒核电站重要管道破裂的事实,日本政府声称此前对此毫不知情。

另外,在日本发生了如此重大的核事故,却无一人被判刑。

2019年,东京地方法院驳回检方对东电3名高管的过失杀人罪指控,3人无罪释放。辩护律师人认为,海啸无法预料,即使预料到了也没有办法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。

此前,日本政府多次宣扬“核废水无害论”。就在今年4月份,日本政府竟然做出了排污入海的决定,引发了全球舆论的哗然。其实解决办法并非只有这一种,而他们选择的无疑是一项最省钱最省力的办法,竟全然不计后果。

长期以来日本政府频频声称“喝核废水无事”的言论,但是面对以上如此多的“黑历史”,他们的说法又如何让人信服呢?

其实,日本民众对于东电,对于日本政府的信任已经在他们一次次的隐瞒,说谎,逃避和不负责任中消耗殆尽。东电公司松懈的管理体系,日本政府监督管理的不到位,在层出不穷的事故中暴露无遗,使得本可以避免的灾难一次次给日本民众带来巨大的冲击。水俣病的伤痛就在眼前,日本还要拉上全世界为其罪责买单,破坏海洋环境,实在是损人害己,后患无穷。

福岛核污染水的处置绝不是日本一家的私事,必须慎之又慎、严格监督。日本应该谨记教训,不要让悲剧再次上演。

来源:郑州广播电视台

华舆讯 据美国侨报报道 伊州库克郡巡回法院一法官周六(13日)裁定,于近日被控劫杀芝加哥大学(University Of Chicago)中国留学生郑少雄(ShaoxiongZheng,音译)的嫌犯不得保释。

图为芝加哥大学校园。(图片来自芝加哥大学官网)

据CBS新闻报道,郑少雄已获得芝加哥大学统计学硕士学位。周二(9日)下午2时左右,他不幸在校区外遭遇抢劫,并因此遇难。18岁的嫌犯阿尔顿·斯潘(AltonSpann)在杀害24岁的郑少雄后面临一级谋杀、抢劫和严重非法使用武器等多项指控。

据悉,尽管嫌疑人只有18岁,但他已多次触犯法律。在审判过程中,检察官强调,斯潘少年时期就有多宗犯罪前科,包括他2019年曾犯抢劫罪,并违反缓刑规定。法官要求将其继续关押,不得保释。

实际上,斯潘9日被捕时还处于假释期,他此前被控劫持车辆和持械抢劫。

检察官表示,事发时,郑少雄正在在校园附近行走,斯潘和另一名嫌疑人正驾驶一辆偷来的黑色福特野马(Mustang)车,两人停车后开枪射中郑少雄胸部,并在劫掠其财物后逃逸。

在监控录像和车牌识别器的帮助下,芝加哥警方在24小时后逮捕斯潘,当时嫌犯正准备出售郑少雄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。

自该案发生以来,芝加哥大学的教职员工便发表公开信,“呼吁采取行动,加强校园安全和保障”。信中说,他们“对芝加哥大学毕业生被残忍杀害的事实感到震惊、悲伤和恐惧”。信中还提及另外两起该校学生遭枪击死亡的事件,并表示他们“每周都听到持枪抢劫的案件发生”。

该校教职工还在信中敦促学校采取行动,解决校园暴力问题,并建议校方“增加校园外保安数量”,“增加大学班车线路和发车频率”等。(原标题:有多次犯罪前科!芝加哥劫杀中国留学生嫌犯不得保释)

来源:华舆

上一篇:英国至今想不明白!曾经小弟变成“小中国”喝,宣称“不吃肉就咳嗽”,年收入令人咋舌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张掖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